龙8官网/<strong>www.long88.com</strong>龙8亚洲唯一官方网站相关装备相关内容敝站说明友情链接

>美国轻武器

BAR勃朗宁自动步枪

BAR简史 使用中    
M1918 M1922 M1918A1 M1918A2
商业型BAR FN BAR 瑞典BAR 波兰BAR
 

口径: .30-06

美国在加入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少量试用过一些外国和本国设计的机枪,但由于官僚主义的优柔寡断和缺乏实践的军事理论研究,这些试验都没有结果。结果当美国军方高层在191746日向德国宣战后才发现,在面对这种以机枪火力为主的堑壕战中,他们手头上只有670M1909哈其开斯机关步枪、282M1904马克沁机枪和158挺柯尔特M1895机枪,经过反复论证后他们认为必须尽快重整军备。但在这以前,抵达法国的美国远征军由于武器弹药严重不足,只能由法国和英国补充部分装备。法国人送来的M1915绍沙机关步枪发射8mm勒贝尔弹,其弹药不能与美军步枪通用,而且此枪的问题多多,但由于远征军中只有这种武器可以供步兵在推进中抵肩射击或腰际射击(即所谓的“行进间射击”),而其他机枪则太重而无法伴随步兵在向敌人战壕推进中使用,因此美国远征军不得不暂时忍受这种武器。

其实早在1917年初,约翰·勃朗宁就带了两件新设计的自动武器到华盛顿亲自进行示范,其中一件是一种水冷式重机枪,而另一件就是可以供步兵在行进间抵肩射击的自动步枪,这两种武器的口径均为.30-06

新式武器的公开展示时间是227日,地点是在国会山前面的空地上。在包括军事高官、国会议员、参议员、外国政要和媒体记者共300多人的围观下,勃朗宁对这两种武器进行了实弹射击演示,这两种武器的表现令观众印象深刻,于是他很快就得到政府发出的武器订购合同。


约翰·勃朗宁和他的BAR

BAR
在国会议员面前演示

美国陆军军械官员在春田兵工厂对这两种武器作了进一步的试验,然后在19175月正式决定采用这两种武器。但为了避免产生混淆,弹链供弹的水冷式机枪被命名为M1917勃朗宁机枪,而弹匣供弹的“机关步枪”则故意命名为M1918勃朗宁自动步枪(Browning Automatic Rifle)。要知道那年月还没有流行“轻机枪”这个单词,在英语里对于弹匣供弹、重量轻的连发武器是称之为机关步枪(machine rifle)。

由于远征军急需新武器以代替弹药不通用和故障率高的绍沙轻机枪,在1917716日,柯尔特公司就得到一份12,000BAR的生产合同,可获得勃朗宁的专利并独家生产BAR。但当时柯尔特公司正在全力满足英国陆军的维克斯机枪生产合同,只得要求推迟BAR的生产,同时设法扩大了在康涅狄格州梅里登的新工厂。由于迫切地需要新武器,在柯尔特公司再次拒绝立即投产BAR后,美国陆军就把温彻斯特武器公司指定为新的BAR主要承包商。温彻斯特公司在作生产准备的同时,其技术人员也协助完成了BAR的生产型设计,这个生产型与原型的最大区别是抛壳方式由向上抛改为向右抛。

然而由于BAR直到19182月还没有开始投产,在陆军的多番催促下,温切斯特急急忙忙地启动了BAR的生产线,当首批生产的1800BAR交付时,被发现许多枪的部件不能互换,于是生产暂时停止,直至改进生产工序,使该武器完全符合要求。温彻斯特获得一份25,000BAR的合同,他们在19186月再次全面投产这种武器,当月就交付了4,000支枪,在7月又交付了9,000支。

当温彻斯特公司进入满负荷运作时,柯尔特公司和马林-罗克韦尔公司(Marlin-Rockwell)也开始投产BAR。不过马林-罗克韦尔所获得的BAR合同是为比利时政府生产该枪。当这三家公司一起生产时,日产量达到706BAR,至一战结束时共交付了约52千支BAR,在1918年至1919年间,又生产了102,125BAR,其中柯尔特生产了16,000支,温彻斯特生产了47,123支,马林-罗克韦尔生产了39,002支。

BAR是在19187月开始运抵法国的,第一个接受这种武器的是美国陆军第79步兵师。BAR首次投入实战是在1918913日,约翰·勃朗宁的儿子范·阿尔文·勃朗宁少尉也在当时的战斗中使用他爸爸设计的武器向德国人射击。

尽管BAR投入战争的时间很晚,但还是取得了相当大的影响,被广泛使用在默兹-阿戈讷进攻战中,而且给予了盟友很深的印象。法国也订了15,000BAR以取代其极不可靠绍沙机关步枪。

一战结束后,BAR又进行了多次改进。第一次重大改进结果是定型了M1922轻机枪,该枪于1922年少量生产并装备了美国骑兵。在1926年时,对BAR的护木作了改进,降低了护木上方的高度,使枪管更多地暴露在空气中,以加快散热。当美军采用新的172格令.30-06口径M1步枪弹后,BAR的瞄准也要重新设计,以适应新的弹道。在当时,柯尔特公司还生产了一些半自动型的BAR

鉴于BAR连发射击时不容易控制,在1937年开始对BAR进行第二次重大改进,该改进型后来被美国陆军定型为M1918A1并予以采用。新的M1918A1增加了轻型两脚架,使它更像轻机枪。不过M1918A1只生产了很少的数量,而且有部分M1918A1是由原来的M1918改装而成。

BAR的第三次重大的改进是在1938年开始时,当时欧洲战云密布,美国军队再研制轻便的班用轻机枪已经为时已晚,所以决定再次改进BAR。这种BAR的最终型号在1939年被定型为M1918A2,并在1940年被正式采用。

最初的M1918A2是由部分旧的M1918M1922M1918A1转换而成。当美国加入第二次世界大战后,BAR的需求量急剧增加,于是政府找了IBM公司和新英格兰轻武器公司(New England Small Arms Corp)作为M1918A2的生产承包商,这两家公司在二战期间一共生产了168,000M1918A2


勃朗宁的BAR专利文件中的图纸,上面有专利号1,293,022


M1918A2的结构图,与M1918专利图比较,最明显的区别是枪托里新增加的缓冲器

虽然M1918A2的操控性比起原来的型号都要好,但由于固定枪管和只有20发容量的弹匣,所以火力持续性能较低。作为一支自动步枪而言,BAR又太重了,它的重量是春田M1903M1伽兰德的两 倍;但如果作为一支轻机枪,BAR又显得过轻,在全自动射击时不容易控制。与布伦、日本96式、苏联DP这些真正的轻机枪相比BAR的性能还是差了点。但在实际战斗中,BAR还是很受欢迎的。BAR的重心位置较好,而M1918A2的两脚架和消焰器因为很容易拆卸,所以作战部队往往弃之不用,以减轻重量和提高机动能力。结果在二战中许多原本作为轻机枪使用的M1918A2都回复到一战时那种“行动间射击的自动步枪”角色,这样使用在战斗中效果相当好。

由于BAR是作为班组火力支援自动武器配发的,步兵班里所有人都要在基础训练中学会操作BAR,以便当指定的BAR射手被打死或受伤时能有人接手。

在二战期间,美国陆军一个步兵班由12人组成,但只配1BAR。而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步兵班编制几经演变,由二战初期的9人班到12人班再到13人班,而班组内配的BAR也从1支到2支最后是3支。直到今天美国海军陆战队仍然维持着1944年定下来的步兵班编制,即一名班长带领三个4人火力小组,每个小组配1支轻机枪(以前是BAR,现在是M249)。


美国海军陆战队在1941年时的步兵班编制,为9人班,有1支BAR,被称为D-1规范


1942年1月10日,美国海军陆战队改进了步兵班编制D-1规范,人数增加至13人,可分为两个火力小组,但只有其中一个小组装备有1支BAR


根据南太平洋的战斗经验,美国海军陆战队在1943年4月15日发布步兵班编制E-1规范,人数减到至12人,但BAR增至2支


在1944年5月,美国海军陆战队颁布步兵班编制F-1规范,人数重新增加至13人,分成3个火力小组,每个小组1支BAR。这种13人班的编制被美国海军陆战队一直沿用至今。

在太平洋战场上,BAR往往被布置在巡逻小分队的一头一尾,当发生伏击时其火力可以迅速压制日军的火力点。据说在太平洋战场上,再没有比BAR的射击声音更能稳定士兵们的信心了。1944年8月3日,在关岛战役中美国海军陆战队391营的一名BAR射手二等兵保罗·威特克(Paul Witek)所在的排遭到火力压制,威特克站起来用BAR压制日军的机枪火力,让他的战友得以救护伤员和撤出危险区,然后他一边推进一边射击,一直推进到离敌人阵地510码距离后再投掷手榴弹,当场干掉8名日本兵。随后他也被日军射杀,但由于他的英勇行动让他的排脱离危险而被追授荣誉勋章(MOH)。


荣誉勋章获得者,BAR射手保罗·威特克

当然,BAR也有其缺点。首先,它确实太重了,按二战时期一名BAR射手的配备,1BAR加上12个实弹匣时,其总重达到40磅左右。所以BAR射手的负荷很大。二战时美军士兵给BAR起了两个绰号,叫“Bad-Ass Rifle”或“Big-Ass Rifle”,缩写都是BAR


二战中美军BAR射手使用这种可携带12个弹匣的腰带

此外,由于枪管不可拆卸,因此BAR的枪管升温很快。在短时间内连续射击数百发后,枪管会变红,以至于烧焦护木与枪管的接触部位,导致其脱落。

另外就是弹匣容量少的问题。为此BAR射手都得学会打出35发点射,但即使这样,往往只扣了4下扳机就已经打空弹匣了。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美国海军陆战队经常采用一个小组提供火力掩护,直至打空弹匣,然后另一个小组开火,让前一个小组的BAR射手换弹匣的方法。美国陆军步兵班的标准配系是只有1BAR,但一些作战部队会自己多装备1支,让每个班有两支BAR可以轮流射击。

在二战期间,BAR不只是作为步兵班组的火力支援武器,也被其他单位广泛使用。有一个有趣的例子,1944年,一名飞越驼峰航线的美国飞行员沃里·盖达(Wally A. Gayda)上尉有一次在驾驶C-46运输机时遭到日军战斗机的拦截,于是他把一支BAR从机舱窗口伸出去扫射,结果一架中岛战斗机载了下来,因为倒霉的飞行员刚好撞到子弹上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BAR仍在美军中服役,但由于战损及其他原因导致的数量减少并没有得到补充。当爆发朝鲜战争时,BAR的生产再次被启动。这次签约的是皇家麦克比打字机有限公司(Royal McBee Typewriter Co.),共生产了61,000M1918A2轻机枪,此时生产的M1918A2采用了一种有新的消焰/制退器。到了越南战争期间,美军在早期使用过BAR,在美国为南越政府军提供的武器中也包括有大量的BARBAR在美国国民警卫队中服役时间更长,一直使用到1970年代才撤装。还有许多国家从美国的军事援助计划中获得BAR,有些一直使用到1990年代。

由于BAR经常被当作班用轻机枪使用,美军直到现在仍然把M249射手的军事职能叫做“自动步枪手”(Automatic Rifleman),其实就是源自当年BAR射手在美军步兵班中的职能。

在美国以外,BAR也在其他国家有生产。例如比利时FN仿制的BAR,除本国使用外还出口到芬兰和中国。瑞典和波兰也仿制生产BAR,另外英国也曾装备过改为.303口径的BAR,但具体数量不明。此外,装备过BAR及其外国仿制型的国家还有奥地利、玻利维亚、巴西、智利、中国台湾、哥伦比亚、古巴、埃及、埃塞俄比亚、希腊、海地、以色列、纳粹德国、 挪威、萨尔瓦多、南韩、南越、 瑞典、泰国、土耳其、西德。

BAR在美国民间也是受欢迎的武器,目前仍然有一部分能全自动射击的BAR可供合法转让。现在还有一家枪支制造商俄亥俄军械厂(Ohio Ordnance Works在2006年开始生产两种半自动型的BAR,一种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M1918型的半自动型,称为A1918;另一种是M1918A2型的半自动型,称为1918A3。不过这年代生产的半自动BAR已经是采用程控机器生产,所用钢材也比当年的更好。在2013年年底,俄亥俄军械厂还推出了一种经过现代化改装的BAR,称之为“重型战斗突击步枪(Heavy Combat Assault Rifle,简称HCAR)”。


英国曾试验过的.303口径BAR


现代生产生产的半自动民用型1918A3 SLR


俄亥俄公司生产的HCAR

资料来源:Wiki.com

     WW2 Gyrene

     Modern Firearms & Ammunition site

     Gary's U.S. Infantry Weapons Reference Guide

2009-12-11/2014/02/27

龙8官网/<strong>www.long88.com</strong>龙8亚洲唯一官方网站相关装备相关内容敝站说明友情链接